朱維群:旗幟鮮明地堅持和宣傳無神論

來源:環球時報 作者:朱維群 時間:2016-05-07
0 字號: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資料圖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理論源頭和基礎是馬克思主義,而馬克思主義的世界觀是辯證唯物主義與歷史唯物主義,無神論又是這一世界觀的基礎性組成部分。因此,我們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理論和事業,理所當然包括堅持和發展馬克思主義無神論。4月召開的全國宗教工作會議旗幟鮮明地指出:黨員堅持馬克思主義無神論是大原則。如何始終保持馬克思主義無神論作為主流意識形態在人民群眾思想中占據主導地位,是我們必須面對的重大課題。黨的干部特別是領導干部、宗教工作干部,有必要對此進行深入思考。

馬克思主義無神論屬主流意識形態

始終保持馬克思主義無神論作為主流意識形態在人民群眾思想中占據主導地位,是我們黨運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宗教理論對我國社會宗教現象進行科學分析的結果,也是由黨領導的人民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偉大實踐得出的必然結論。舊中國的統治勢力利用宗教唯心主義鞏固其統治地位,但其自身存在卻是非常“物質”的,根本不是宗教的“心理調適”“道德教化”功能所能撼動,更何況在這種歷史條件下宗教總體上是“適應”而不是反抗當時的殖民地、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毛澤東《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中把神權同政權、族權、夫權一起并列為束縛中國人民特別是農民的四條繩索,雖然后來被有的學者指為“簡單化”,但卻是中國人民解放事業從一開始就面臨的非常現實的問題。在中國,馬克思主義無神論從一開始就不僅是一種學說,還是人民在物質和精神兩方面求得解放的強大思想武器。在這一理論支撐下,黨不是引導人民把希望與未來寄托于天國與來世、寄托于神靈護佑與啟示、寄托于向統治階級的向善勸化,而是依靠人民自己的力量,依靠長期艱苦的“武器的批判”,依靠對中國革命規律性的認識深化,一步一步奪取最后的勝利。黨的宗教工作,從來不是為了從超自然力量那里獲得什么支持,而是為了把信教群眾團結到黨的周圍,為實現黨的政治綱領而奮斗。無神論對我們事業的影響如此之直接與深刻,以至我們黨和軍隊經常被直接稱為“無神論的黨”“無神論的軍隊”。

面對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長期艱巨任務,無神論仍然是黨和人民事業的理論基石和思想武器。毫無疑問,宗教在我國仍將長期存在,廣大信教群眾同樣是建設國家的積極力量,是我們黨執政的重要基礎,我們不能把有神論和無神論的對立等同于政治上的對立。但是,作為共產黨領導的社會主義國家,無論是從執政黨的世界觀出發,從正在進行中的建設現代化國家的實踐出發,從抵御境外利用宗教進行滲透、保證國家安全出發,還是從鞏固黨最廣大的群眾基礎出發,我們都不能放棄無神論而轉向宗教尋找精神支柱,不能在無神論和有神論之間持中立、調和態度,不能任由有神論無限制地蔓延,變成主流意識形態。為此,黨不僅要自身堅持而且要旗幟鮮明地向社會宣傳馬克思主義無神論,普及科學文化知識,幫助和引導人們劃清唯物論和唯心論、無神論和有神論、科學和迷信、文明和愚昧的界限,特別是加強對青少年的科學世界觀包括無神論的宣傳教育,引導他們相信科學、學習科學、傳播科學。

堅持馬克思主義無神論是做好宗教工作的前提性條件

堅持馬克思主義無神論的大原則,也是做好黨的宗教工作的前提性條件。宗教作為一種古老的社會現象,有其復雜的階級根源、社會根源、自然根源和認識根源,這些根源及宗教的產生、發展、消亡,宗教的社會功能等問題,在宗教信仰者那里是無法說清楚的,在很多情況下干脆就是禁區。只是由于辯證唯物主義世界觀出現,“以一定歷史時期的物質經濟生活條件來說明一切歷史事件和觀念,一切政治、哲學和宗教的”(恩格斯),宗教的神秘面紗才被揭開,人們才可能以科學的態度認識宗教現象和處理宗教問題。在中國這樣宗教歷史悠久、宗教種類眾多、信教人數龐大的國情下,我們黨的宗教工作之所以總體上能夠最大限度發揮宗教的積極作用、消解其消極作用,之所以能把廣大信教群眾團結在黨和政府周圍,之所以能夠引領宗教逐步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不是因為我們放棄了無神論,對宗教無原則地妥協遷就,而是因為我們堅持了馬克思主義無神論,對宗教現象作出科學的理論說明并據此制訂了正確的宗教政策。

黨的宗教工作是無神論者做有神論者的工作,這就有了一個統一戰線誰領導誰、誰影響誰的問題。在我們看來,當然應當是無神論者政治上領導、影響有神論者而不是相反。這里講的領導、影響,不是個人行為,也不是去試圖改變對方的世界觀,而是在宗教工作領域堅持黨的領導,建立和諧的宗教關系,建立和發展政治共識。黨的宗教工作者在統一戰線中尤其要堅定站在無神論的立場,積極發揮政治導向、引領作用,如果在世界觀上與宗教相混淆,甚至成為宗教的服膺者,其結果只能是喪失優勢,有意無意充當宗教的尾巴。

新時期以來,宗教領域發生了很大變化,我們不僅要研究當前宗教現象的走向,也需要考慮到,宗教的發展在未來會給我國社會帶來什么變化。中國歷史上雖然活躍著不同宗教,但從來不是一個宗教國家,而是世俗國家;中華文化雖然包含著豐富的宗教文化因素,但總體不是一種宗教文化,而是世俗文化;中國老百姓大多數不信教或不持某種固定宗教信仰;受中華文化的浸濡,信教群眾在信仰上具有許多鮮明的中國特點,外來宗教或快或慢趨于“中國化”。這些構成了中國國情一部分。我們黨作為一個唯物主義、無神論的黨能夠從人民中生長出來而且得到人民廣泛、長期、堅定的支持,我們黨執政后,執政地位能夠如此鞏固,與這些國情是分不開的。如果任憑有神論在我國意識形態領域迅速擴大甚至成為主流意識形態,如果任憑有些勢力搞宗教“去中國化”“極端化”,最終會對我們黨的指導思想、執政基礎產生什么樣的影響,不能不引起我們的思索。堅持和宣傳無神論,其意義和緊迫性已經遠遠超出宗教工作范圍。

共產黨員不能信教是政治紀律

始終保持馬克思主義無神論作為主流意識形態在人民群眾中占據主導地位,關鍵在于黨的正確理論導向和政策實施,也在于黨對黨員世界觀上的要求。我們黨建黨至今,始終堅持并公開申明自己的無神論世界觀,對黨員進行無神論教育,并實行黨員不能信教的原則。毛澤東同志在抗日戰爭最艱苦階段公開申明“共產黨員可以和某些唯心論者甚至宗教徒建立在政治行動上的反帝反封建的統一戰線,但是決不能贊同他們的唯心論或宗教教義。”(《新民主主義論》)這不僅表明黨的世界觀的堅定性,同時也是黨在統一戰線中必須堅持政治上獨立性和領導地位的一種宣示。一個時期以來,有些黨員以為市場開放了,黨員不能信教的原則也可以“開禁”了,一些黨的組織對黨員世界觀純潔性的要求也降低了,宗教的影響滲透進一些黨員的頭腦。這些年宗教領域種種消極現象,與一些黨員特別是領導干部在世界觀上向宗教屈膝,向宗教尋求自己的價值和信念、填補精神空虛是分不開的。需要特別指出的是,有些學者利用自己的地位和影響,以各種方式開具黨員可以信教的種種理由。最近還有人為了繞過中央多次重申的“黨員不能信教”原則,“巧妙”提出“信教可以入黨”的主張。此中邏輯,就如同“室內不許吸煙,吸煙可以入內”一樣奇怪。向社會開展馬克思主義無神論教育,宗教學科研、教學領域不能是例外,同時應更好承擔起研究、宣傳、普及無神論的責任。

政治綱領同世界觀高度一致,黨員不信仰任何宗教,是我們黨區別于國內外多數政黨的一大特點,也是一大優勢。它使黨的政治綱領、組織體系、思想方式統一建立在辯證唯物主義世界觀基礎上,從而獲得強大的凝聚力、戰斗力;使黨得以從科學的角度認識宗教現象,做出科學的判斷、決策,實行正確的政治引導;也使宗教工作干部能夠避免信教必然帶來的親疏有別,真正執行“各宗教一律平等,國家不使用行政力量扶持或壓制某種宗教”的原則。如果對黨員信教“開禁”,將從根本上瓦解黨的世界觀統一性基礎,將使黨成為內部宗教派別林立的松散組織,將使黨的宗教工作至少一部分成為宗教徒對宗教徒的工作。在黨的思想教育工作中,無神論的教育和黨員不能信教的政治紀律要求,不僅不應被忽視,而且應當是一項硬任務。

(作者是全國政協民族和宗教委員會主任)  

本文鏈接:http://www.enxktw.tw/html/zhongguo/info_10730.html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和本文鏈接

責任編輯:北平

看完這篇文章心情如何

頭條

打造一流海軍,我們應該怎么做

打造一流海軍,我們應該怎么做
中國海軍在走向深藍的國際斗爭中發揮何等作用,中國海軍應該怎樣認識自己、發展自己、展示自己[詳細]

文章排行

評論排行

120注组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