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國兩制”方針三條底線不容碰觸

來源:法制日報 作者:汪閩燕 時間:2019-08-09
0 香港 字號: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u=4162807488,2802469608&fm=11&gp=0.jpg

“香港正面臨回歸以來最嚴峻的局面,當前最急迫和壓倒一切的任務,就是止暴制亂,恢復秩序。”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張曉明8月7日在香港局勢座談會上如是說。

香港反對派和一些激進勢力近兩個月來以“反修例”為幌子進行各種激進抗爭活動,甚至公然挑戰“一國兩制”原則底線。張曉明強調,對挑戰“一國兩制”原則底線的行為絕對不能容忍。對公然挑戰“一國兩制”原則底線的違法犯罪活動,都必須堅決追究法律責任,包括追究幕后策劃者、組織者和指揮者的刑事責任。

“一國兩制”方針已經在香港成功實踐22年,在過去22年里保持香港繁榮穩定,并引領香港取得了無數輝煌成就。多名法學專家在接受《法制日報》記者采訪時一致認為,要保證“一國兩制”方針在香港不變形、不走樣,就是要準確理解“一國兩制”的內涵,堅決不能碰觸“一國兩制”的三條原則底線,否則就是踐踏“一國兩制”。

“一國兩制”在香港成功實踐

1997年7月1日,香港回歸祖國懷抱。伴隨著這一歷史時刻,鄧小平同志在20世紀80年代初提出的“一國兩制”的偉大構想,首先在香港地區得以實施。

香港回歸22年來的實踐證明,“一國兩制”實踐取得舉世公認的成功。這可以從香港如今的發展和地位體現出來,香港各項事業取得長足進步,對外交往日益活躍,香港鞏固了國際金融、航運、貿易中心地位,繼續被眾多國際機構評選為全球最自由經濟體和最具競爭力的地區之一。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近日接受新華社記者采訪時,進一步肯定了“一國兩制”的實踐。他說,“一國兩制”是解決歷史遺留的香港問題的最佳方案,也是香港回歸后保持長期繁榮穩定的最佳制度安排。中央政府將繼續堅定不移貫徹“一國兩制”方針。

受訪的多名法學專家也高度肯定“一國兩制”對保持香港繁榮穩定的意義。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香港城市大學法學院前副院長顧敏康說,“一國兩制”保持了香港原有的生活方式、核心價值和繁榮穩定,使香港作為一個特別行政區為國家改革開放發揮重要的橋梁作用。曾任香港特區政府發展局局長政治助理、香港“一國兩制”青年論壇創辦人兼主席何建宗也認為,“一國兩制”使香港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同時為國家發展作出貢獻。南開大學法學院臺港澳法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李曉兵說,22年來,“一國兩制”實踐在香港取得巨大成功,其中之一就是保持了香港的繁榮穩定,使香港成為具有重要戰略地位的國際大都市。

憲法基本法構成香港憲政基礎

1982年12月,第五屆全國人大第五次會議通過了新憲法,第31條規定:“國家在必要時得設立特別行政區。在特別行政區內實行的制度按照具體情況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以法律規定。”1990年4月4日,第七屆全國人大第三次會議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同時作出設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決定。由此可見,香港基本法是根據憲法制定的基本法律,規定了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的制度和政策。

“憲法是‘一國兩制’的根本保障。”十二屆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主任委員喬曉陽此前接受《法制日報》記者采訪時說,從法律上來講,香港、澳門實行不同于內地的制度和政策,是基于憲法的規定;香港、澳門基本法的法律地位和法律效力,來源于憲法的規定;“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實施,受制于憲法的規定。通過這3個方面說明,憲法不僅在內地,而且在香港、澳門也發揮國家最高法律規范的作用。

清華大學港澳研究中心主任王振民在香港基本法頒布25周年之際接受記者采訪時明確指出,我國憲法也是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憲法,對香港擁有無可置疑的政治和法律約束力。我國憲法和基本法共同構成了香港特區憲制基礎。對香港而言,基本法作為憲法之下的香港憲制性法律,理應成為香港法治的靈魂與核心。

“毫無疑問,憲法與基本法共同構成了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憲制基礎。”顧敏康對記者說,但至今港人仍然在熱烈討論這個問題,主要有兩方面原因:一是過去理論探討還不充分;二是對主流觀點缺乏宣傳推廣,導致在香港出現不少人只強調基本法,或者將基本法直接視為香港的憲法。因此建議在香港的基本法教育中加入憲法內容,從而強化國家觀念。

對憲法的認知不足在某種程度上也導致了香港年輕人的激進行為。香港立法會原主席范徐麗泰曾對本報記者指出,香港回歸這么多年了,但對憲法、基本法的宣傳還不夠。許多香港人,特別是年輕人不了解中國憲法和基本法,不了解憲法、基本法對他們的影響,對憲法、基本法的理解出現偏差,有些人甚至只談“兩制”,不談“一國”。她說,“沒有憲法,就沒有基本法;沒有基本法,就沒有‘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

堅定不移貫徹“一國兩制”方針

香港回歸以來,中央多次表明,將繼續堅定不移貫徹“一國兩制”方針,堅持“一國兩制”方針不會變、不動搖,確保“一國兩制”實踐不變形、不走樣。任何危害國家主權安全、挑戰中央權力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權威、利用香港對內地進行滲透破壞的活動,都是對底線的觸碰,都是絕不能允許的。貫徹落實“一國兩制”方針,始終要強調這“三條底線”不能觸碰。

然而,這一兩個月來發生在香港的暴力事件顯示,“一國兩制”的底線不斷被挑戰,一些極端分子暴力沖擊中聯辦、污損國徽、侮辱國旗,引起香港社會各界以及全國人民的極大憤慨。

何建宗說,香港現在有少數人濫用“兩制”的自由和差異去做損害香港利益和國家利益的事情。近來的嚴重暴力事件甚至“港獨”主張都是濫用“兩制”的惡劣行徑。他說,“一國”是“兩制”的前提。香港高度自治的本質是中央授權的。一直以來,除非牽涉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中央對香港高度自治范圍的事務不會干預。但是令人遺憾的是,近年來有人濫用“兩制”,鼓吹本土分離主義甚至“港獨”,中央及時出手非常必要。

顧敏康則點出當前問題所在,他指出,“一國兩制”實踐的成功有目共睹,如今大家應當反思如何在“一國”之下更合理地貫徹“兩制”。他說,需要堅持以“一國”為本,發揮“兩制”優勢,而不能以“兩制”抗拒“一國”。中央對香港有全面管治權,中央授予香港多少權力,香港就有多少權力,并不存在剩余權力。這是因為香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香港的管治權來自中央,中央通過基本法賦予香港高度自治權,行政長官對中央負責。

香港基本法第二條規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依照本法的規定實行高度自治,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第二十條規定:“特別行政區可以享有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及中央人民政府授予的其他權力。”

深圳大學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主任鄒平學說,整個基本法就是一部授權法,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央基于主權而享有對包括香港在內的全中國的全面管治權。對香港而言,中央的管治權具體體現在設立特別行政區的權力以及在設立特區后,決定在特區實行什么樣的制度的權力。香港的高度自治權來源于中央的授權,中央授予它多少權力,它就有多少權力。“高度自治”的“高度”,也是以中央的授權為限。中央對授予香港的高度自治權還享有監督的權力。

“‘一國兩制’的三條底線不可碰觸。”李曉兵說,如果連這些底線都不捍衛的話,“兩制”就沒有任何意義。香港發生的系列惡行,完全暴露了暴徒及其背后勢力試圖癱瘓特區政府、破壞“一國兩制”、爭奪特區管治權、以香港亂局牽制中國發展大局的圖謀。

本文鏈接:http://www.enxktw.tw/html/law/info_33165.html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和本文鏈接

責任編輯:北平

看完這篇文章心情如何

頭條

中央發聲:修例事件已變質,"顏色革命"特征明顯

中央發聲:修例事件已變質,
在近期的游行示威和暴力活動中,一些人鼓吹“港獨”,喊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包圍和沖[詳細]

文章排行

評論排行

120注组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