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小時何以勝十年——熊向暉談中共老一代領導人的人格魅力

來源:炎黃春秋 作者:熊蕾 時間:2019-04-10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導語:中共情報工作龍潭“后三杰”的熊向暉曾被周恩來安插在“西北王”胡宗南身邊,從事了12年的秘密情報工作,是中共情報工作史上最具傳奇色彩的人物,被毛澤東譽為“一個人能頂幾個師”。他以超人的機智、果敢、堅韌,贏得胡宗南賞識,巧妙地送出國民黨“閃擊延安”“西安軍事會議”等諸多重要情報,為挫敗國民黨反共陰謀、鞏固抗日民族統一戰線、保衛中共延安黨中央等屢建奇功。12年對人的一生來講可以做很多的事情,對于熊向暉來說,可能一直都在壓抑著個人的愿望,而為黨默默地工作著,到底是什么力量支撐著這份對黨的無限忠誠?熊向暉的女兒回憶了父親講述的與中共老一代領導人短暫接觸的十個小時經歷,正是他們堅定的革命信念卓越的領導藝術和人格魅力影響了父親堅守在情報事業上毫不動搖。

 3b44671fbe2c4f209d58c043b1ecfda6.jpg

我父親熊向暉17歲時在清華大學秘密加入中國共產黨,19歲奉命作為“閑棋冷子”打入國民黨胡宗南部,之后成為胡宗南的侍從副官、機要秘書,在沒有硝煙的戰場上為保衛黨中央和毛主席發揮了不平凡的作用。回顧父親的那段傳奇經歷,除了贊嘆父親的智慧肝膽和對革命事業的忠誠,也要稱道那一代中共領導人的遠見卓識,特別是令人信服的領導藝術和卓爾不凡的人格魅力。 

董必武一席長談,奠定父親甘當“閑棋冷子”的思想根基 

遵照黨組織事先的安排,父親通過了胡宗南的面試,在即將隨胡宗南赴陜西之前,他去八路軍駐武漢辦事處匯報,雖未能見到組織聯系人,卻見到了時任中共中央南方局負責人之一的董必武。

董老和父親進行了一番長談。董老說,周恩來副主席聽說長沙社會各界在組織青年服務團去胡宗南部,立即讓蔣南翔推薦一位秘密黨員報名參加。針對胡的特點,周恩來提出幾條選人的標準,要出身名門望族或官宦之家,年紀較輕,儀表不俗,公開的政治面目不左不右,言談舉止有愛國進步青年的氣質,知識面較廣,記憶力較強,看過一些介紹馬列主義基本原理的書籍和孫中山的著作,肯動腦子,比較細心,能隨機應變。于是,蔣南翔推薦了熊向暉。周恩來和董老聽了蔣南翔的介紹,認為合適。董老說,胡宗南一見熊向暉就對他產生好印象,證明周恩來的設想完全正確。對于胡宗南要“培養”熊向暉,熊應接受。董老還說,從胡宗南對熊向暉的談話中,可看出熊有抗日積極性,不放棄孫中山國民革命的旗幟,也可看出他對共產黨還有戒心。

記得我第一次聽父親講述董老跟他的談話時,真是無比震驚周恩來對胡宗南這個國民黨將領入木三分的了解。胡宗南對父親的欣賞,也完全印證了周恩來真是摸透了他的心思。

董老跟父親講了大革命失敗的教訓,講了第二次國共合作的由來以及在國民黨內部未雨綢繆、布下閑棋冷子的必要性,也談到在國民黨內部工作時為人處世需要注意的事項,從宏觀到微觀,非常有針對性和可操作性。父親當時是一個渴望上前線殺敵的熱血青年,但是革命卻需要他去做一枚可能會一直沒有大用的閑棋冷子。不難想象,在那樣的大時代,這樣的反差會讓人多么難以承受。而董老的談話非常有說服力,使父親看到潛伏的意義所在,因此自覺自愿放棄對轟轟烈烈建功立業的渴望,轉而甘當默默無聞的閑棋冷子。

黨齡剛剛一年的父親在當時還是個稚嫩的青年學子,而黨組織也完全沒有條件對他進行任何隱蔽戰線工作的特殊培訓。僅僅就是1938年1月的那個晚上,董老代表周恩來跟父親的這一席談話,為父親在虎穴的潛伏,奠定了極其扎實的思想和行為基礎,讓他牢記了一輩子。這就是當年中共隱蔽戰線領導人的領導藝術,他們既能高屋建瓴地把握全局,又能細致入微地春風化雨。 

與周恩來的一次短暫相遇,堅定了父親一生的忠誠信仰 

父親曾經講過,1943年7月,也就是毛主席以“空城計”粉碎了蔣介石閃擊延安的陰謀之后,周恩來從重慶經西安回延安,胡宗南為了掩蓋曾經有閃擊延安的意圖,決定舉辦酒會招待周恩來。當時,胡宗南特意安排黃埔出身的將官及他們的夫人出席作陪,要求把周恩來灌醉。酒會當天,胡宗南要我父親乘坐他的專用汽車,代表他去七賢莊八路軍辦事處迎接周恩來。

他們一見面,周恩來問父親貴姓,父親通報了姓名,他緊握一下父親的手,領父親向門口走。走了兩步,忽然停住,讓父親稍等,他轉身返回里院。不一會兒出來后,父親上前輕聲用英語對他說:請小心,提防被灌醉。

酒會上,胡宗南部的政戰主任王超凡在致歡迎辭后提議說:在座的黃埔同志先敬周先生三杯酒,歡迎周先生光臨西安。請周先生和我們一起,祝領導全國抗戰的蔣委員長身體健康,請干第一杯。

周恩來舉杯起立,微笑著說:王主任提到全國抗戰,我很欣賞。全國抗戰的基礎是國共兩黨的合作。蔣委員長是國民黨的總裁,為了表示國共合作共同抗日的誠意,我作為中國共產黨黨員,愿意為蔣委員長的健康干杯。各位都是國民黨黨員,也請各位為毛澤東主席的健康干杯!

胡宗南一聽就愣了,王超凡和其他作陪者不知所措。周恩來舉目四顧,仍然微笑著說:看來各位有為難之處,我不強人所難,這杯敬酒免了罷。他放下酒杯,繼續泰然自若地同胡宗南談話。

隔了一會兒,十幾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夫人舉杯走向周恩來。其中一位說:我們雖然沒進過黃埔軍校,但都知道周先生在黃埔軍校倡導黃埔精神。為了發揚黃埔精神,我們每人向周先生敬一杯。

周恩來風趣地說:各位夫人很漂亮,這位夫人的講話更漂亮。我想問:我倡導的黃埔精神是什么?誰答得對,我就同誰干杯。她們頓時張口結舌。胡宗南連忙打圓場說:今天只敘舊誼,不談政治。周恩來轉向這些夫人說:那我們就談點別的。他同她們分別寒暄幾句,解除了尷尬,把她們送回了原位。

接著,十幾位將軍排成一行,舉杯向周恩來走來。領頭的說:剛才胡長官指示我們,今天只敘舊誼。當年我們在黃埔軍校學習,周先生是政治部主任,同我們有師生之誼。作為周先生的弟子,我們每人向老師敬一杯。

周恩來說:胡副長官講,今天不談政治。這位將軍提到我當過黃埔軍校政治部主任,政治部主任不能不談政治,請問胡副長官:這杯酒該喝不該喝?胡宗南說:他們都是軍人,沒有政治頭腦,酒讓他們喝,算是罰酒。他們遵命干杯。周恩來同他們一一握手,問了姓名、職務。他們各自吃了罰酒,轉身回座時也個個面露喜色。

不久,又一批夫人走來。有一位看著稿子說:我們久仰周夫人,原以為今天能看到她的風采,想不到她因身體不適沒有光臨。我們各敬周夫人一杯酒,表示對她的敬意,祝她康復,回延安一路順風。我們請求周先生代周夫人分別和我們干一杯。周先生一向尊重婦女,一定會尊重我們的請求。

周恩來嚴肅地說:這位夫人提到延安,我要順便說幾句。前幾年,延安人民連小米都吃不上。經過自力更生,發展生產,日子比過去好了,仍然很艱難。如果讓鄧穎超同志喝這樣好的酒,她會感到于心不安。我尊重婦女,也尊重鄧穎超同志的心情。請各位喝酒,我代她喝茶。我們彼此都尊重。說著他舉起茶杯碰她們的酒杯,那些夫人們喝了酒,周恩來喝了茶。

告辭時,周恩來舉杯說:感謝胡副長官盛情款待。我昨天到西安,看到朱德總司令7月4日給胡副長官的電報。里頭說,胡副長官已將河防大軍向西調動,內戰危機有一觸即發之勢。今天我問胡副長官,這是怎么回事?胡副長官告訴我,那都是謠傳。胡副長官說,他沒有進攻陜甘寧邊區的意圖,他指揮的部隊不會采取這樣的行動。我聽了很高興,我相信,大家聽了都會很高興。我借這個機會,向胡副長官,向各位將軍和夫人,敬一杯酒。希望我們一起努力,堅持抗戰、堅持團結、堅持進步,打敗日本侵略者,收復南京、上海;收復北平、天津;收復東三省;收復所有被日寇侵占的中國的山河土地,徹底實現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把我們的祖國建設成獨立、自由、幸福的強大國家!同意的,請干杯;不同意的,不勉強。說完,他一飲而盡。胡宗南也一飲而盡,所有作陪的人都跟著干了杯。

父親參加了酒會的全過程,對周恩來的機智大氣、既有原則又不失禮貌的應對看在眼中,佩服在心。幾十年過去,他對這些場景記憶猶新。

酒會之后,胡宗南陪周恩來走向他的專車,對他說:我讓熊秘書代表我接周先生,也讓他代表我送周先生。途中,周恩來對我父親說:剛才我告訴胡副長官,送他延安出版的書報雜志,到七賢莊就讓他們找一些,請熊秘書等一會兒,順便帶給胡副長官。這是說給司機聽的。然后他朝司機的背影看著,用左手握一下我父親的右手,意思是有話要談。

這次談話不能超過一刻鐘。周恩來向父親詢問了蔣介石胡宗南是否會再次進攻邊區,胡宗南反共是否堅決,以及父親在胡宗南部是否安全。離開前,八路軍駐西安辦事處幾位同志將幾捆包裝好的延安出版的書報雜志送上父親乘坐的汽車,另給他幾本沒有包裝的雜志。父親才意識到,他接周恩來時,周問他姓名后,叫他稍等,轉身返回內院,就是讓人先辦好這件事,為父親在七賢莊逗留的一刻鐘提供借口。把幾本沒有包裝的雜志交給父親,也是周恩來的精心安排。如果有人問父親:你在七賢莊等的那一會兒,“八路”同你談些什么?父親可以說,他們忙著找書啦,又包又捆的,讓他看雜志等著。為同志考慮得這樣細致周到,父親深為感動。 

十小時何以戰勝十年 

父親在胡宗南部潛伏的時間有十年多,這十年里,父親與胡宗南朝夕相處。其間代表胡陪同接待蔣介石一個月,陪同蔣經國、蔣緯國視察西北三個月,還與國民黨的許多將領、要員相處過,甚至關系不錯。而與董老、周恩來這些共產黨的領導人接觸的時間,加起來也不會超過10小時,而這短短不到10小時對父親的影響,遠遠勝過那些國民黨將領在十多年中對父親的影響,其原因就在于那一代共產黨領導人真理在手正義凜然令人敬仰的人格魅力。

1946年6月,胡宗南批準送我父親去美國留學,就在前往南京辦理留美手續之前,組織上告訴父親,因為當時國民黨有密謀偷襲陜北的計劃,國共到了是“和”還是“戰”的關鍵時刻,來往電報講不清楚,周恩來要在父親到南京后同他面談,并要去了父親在南京的住址,交待了聯系暗號。

抵達南京后的一天,周恩來派童小鵬到了父親的住處,跟他對上暗號,然后采取非常謹慎的保衛措施,將父親帶到了中共代表團在南京的駐地—梅園新村30號。針對國民黨特務的嚴密監視,在周恩來的安排下,為不暴露父親,代表團的一些同志或坐車、或步行,反復進進出出,以分散特務的注意力。

在代表團的會客室,周恩來見到了父親,他關上門,拉著父親坐到沙發上,皺皺眉頭,說:我一不小心出了事故。7號我坐馬歇爾的專機去延安,研究東北停戰問題,忙著開會,把你在南京的住址寫在一個小本子上。前天也就是8號開了一夜的會,一直開到昨天上午去機場。天氣熱,我沒有穿外衣,把小本子放在貼身襯衣的口袋里,在馬歇爾的專機上躺一會兒,一睡就睡得很死,飛機在南京降落,我還不知道。回到梅園新村,才發現小本子不見了,肯定是在睡著的時候顛了出來,溜到馬歇爾專機機艙里。小本子上記了幾件無關重要的事,唯一重要的是你在南京的住址。按照秘密工作的做法,本來應該記在腦子里,我一時粗心,寫在小本子上,還寫了一個“熊”字。我原來以為放在身上襯衣口袋里很保險,可是襯衣口袋沒有扣子,匆匆忙忙下飛機,也沒有注意檢查,造成嚴重事故。我已經打電報報告中央,作了初步檢討,請求處分。

聽了周恩來的話,父親感到非常震撼,倒不是由于他丟了小本子可能帶來的危險,而是由于明明這件事只有他自己一人知道,卻毫不規避,如實報告中央,還做檢討,請求處分。更使父親想象不到的是,作為中央最高領導人之一,周恩來竟向他這么一個普通黨員和盤托出。這種襟懷坦白光明磊落深深震撼了父親。父親激動地說:請周副主席放心,這是一件小事,我能夠應付。萬一出問題,也沒有什么了不起。我從宣誓入黨時起就準備隨時犧牲。周恩來莊重地說:每個共產黨員都應該準備隨時犧牲,黨組織不應該讓黨員平白無故地犧牲。這個事故是我造成的,我要承擔責任,要盡一切努力來挽救,不能一誤再誤。

周恩來告訴父親:昨天下午4點多,馬歇爾的侍從副官來找他,當面將一個用厚紙包裝、火漆密封的小盒子交給我,里面裝的正是那個小本子。

周恩來說:馬歇爾鄭重其事地派人把小本子送還我,也必然讓他的親信把小本子記的內容照了相。這樣,你就暴露了。秘密黨員一暴露,通常就得撤走,轉移到安全的地方。對你卻不能采取通常辦法。毛主席說過,你頂幾個師。一下子撤掉幾個師,我下不了這個決心。我和董老反復研究,馬歇爾照了相,會怎么處理?一種可能是,美國現在偏向國民黨,他可能送給國民黨。如果他送,不會送給徐永昌、鄭介民這類人,那不合他的身份。要送,只會直接送給蔣介石。蔣介石架子大,見他必須事先約定,這就給我們一些緩沖時間。蔣介石一看到,一定派人抓你,這又會暴露馬歇爾,使他失去“調處人”的資格。也有第二種可能,馬歇爾不送給蔣,免得因小失大。我和董老商量了很久,一致認為有這種可能性,必須立足于最壞的情況,同時也要考慮第二種可能。

周恩來問我父親在南京可有非常可靠的熟人,并和家人有來往,又能和王石堅通信。父親說:我的未婚妻諶筱華具備這些條件。他馬上介紹了我母親的主要情況。周恩來說:好,你找了個好伴侶。他又問我父親在上海有沒有合適的地方,可以不引人注意,找個借口住幾天?父親講了幾處地方,周恩來認為住在著名書法家馬公愚的家里比較妥當,他在上海地位高,特務不敢輕易打擾他。

問清上述情況后,周恩來說,他已讓延安通過密臺告知西安有關同志,要其提高警惕,注意敵情,準備應變。如果馬歇爾把照的相送給蔣介石,蔣一定會交中統或軍統查辦,交軍統查辦的可能性更大。中統、軍統都沉不住氣,軍統更沉不住氣,急于求成,一定會很快采取行動。既不敢拖延,也沒有耐心放長線。按照他們的規律,從發現線索到捕獲目標,不會超過半個月。他們慣于搞突擊,突擊也會有點前兆。周恩來讓父親將上述情況告訴我母親,然后立即到上海住半個月,找個借口不出門,由我母親注意我父親家中動靜。如發現有異常情況,即用暗語快信通知父親,然后由上海方面的地下黨組織送他到蘇北解放區。過了半個月,如一切正常,就說明馬歇爾未把消息送給蔣,父親就可回南京繼續辦留美手續。辦完手續后,還應去西安見胡宗南。后來事情的發展,完全證實了周恩來預判的準確。

幾十年后父親再談起這段往事,還是非常感慨。一是對周恩來在這一無心過失事件中抱持的坦誠襟懷;二是對周恩來臨危不亂把控大局的領導能力;三是對周恩來關于馬歇爾及國民黨要員們的準確判斷。

《孫子兵法》說:“非圣智不能用間,非仁義不能用間,非微妙不能得間之實。”當年國共兩黨的間諜戰,國民黨靠名利使間,共產黨靠信仰使間。實際的規律是,越有真才實學的人越不肯盲從,越難靠名利驅使。也就是說,靠名利使間使不動大間。只有代表正義的統帥才能讓人心悅誠服,甘效死力。難怪在革命戰爭年代,共產黨能滲透國民黨高層,國民黨卻始終打不進共產黨內部。

我父親的親身經歷,便是佐證。■

(作者單位:新華社中國特稿社)

本文鏈接:http://www.enxktw.tw/html/history/info_30992.html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和本文鏈接

責任編輯:北平

看完這篇文章心情如何

頭條

十小時勝十年,熊向暉談老一代領導人的人格魅力

十小時勝十年,熊向暉談老一代領導人的人格魅力
僅僅就是1938年1月的那個晚上,董老代表周恩來跟父親的這一席談話,為父親在虎穴的潛伏,奠定了極[詳細]

文章排行

評論排行

120注组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