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隱蔽戰線英雄是共產黨運輸隊長,曾代表中國參加日本受降儀式

來源:大白新聞 時間:2018-11-26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撰文/王梅梅 統籌/劉姝蓉】9月28日,在國家烈士紀念日到來之際,北京西山無名英雄紀念廣場莊嚴肅穆,在吳石、朱楓、陳寶倉和聶曦四位革命烈士塑像前,英烈后代、各界群眾、專家學者、青年學生等百余人相聚一堂,以“緬懷英雄先烈,教育后世兒女”為主題展開紀念、獻花和交流活動。

大白新聞在現場看到,人們紛紛向一位老太太行注目禮,她就是陳寶倉之女陳禹方。陳老太太由女兒李敏攙扶著,向英雄們敬獻花藍。近日,大白新聞與其進行了面對面專訪。老人家已是87歲高齡,雖然聽力較差,但是在談到她父親事跡時,記憶清晰,邏輯清楚,為我們還原了一個堅強沉穩的地下黨員形象。

null

陳禹方(攝影/王學民)

陳禹方專訪視頻(攝影/王學民)

國共合作時期,陳寶倉戰略思想受共產黨影響

2009年,一部民國題材諜戰劇《潛伏》紅遍大江南北。劇中,國民黨軍統總部情報處的余則成無意中發現同事為了私利而向日軍泄露新四軍情報,也徹底看清楚國民黨失去民心的原因,加上女朋友左藍的勸告,遂棄暗投明,成了潛伏在軍統處的一名地下黨。那么,官至國民黨中將的陳寶倉緣何情系共產黨?

1937年初,陳寶倉任中央軍校武漢分校(黃埔軍校武漢分校)教育科長,兼任武漢城防指揮所主任,負責武漢防務。武漢分校有較好的國共合作的傳統,沈雁冰、郭沫若、李富春等同志曾在武漢分校工作過,陳寶倉在武漢分校較早接受到了中國共產黨的抗日主張,他深刻地認識到《西安事變》和平解決后,開創了國共合作,共同對敵的大好局勢,是戰勝日本侵略軍的良策。

1938年春,陳寶倉參加安徽宣城戰役,遭日機轟炸重傷右眼失明。同年6月,日軍以海空軍配合向武漢進攻,陳寶倉眼傷未愈即奉調參加武漢會戰,經第九戰區司令長官陳誠推薦,出任第二兵團總司令張發奎的參謀長,參加德安戰役。

抗戰伊始,張發奎司令在上海拜訪郭沫若,請求為其組建一個政治部,郭沫若與上海共產黨組織商議,遵照周恩來指示,為張發奎組建一個戰地服務隊,全隊30余人有不少是共產黨員。陳寶倉在第二兵團頗多接觸共產黨人,他對這些年輕人的堅強的抗戰意志、熱情有效的抗戰工作,印象頗深,促進陳寶倉在政治上及戰略思想上的明顯轉變。

1939年春,張發奎調任第四戰區司令長官,任命陳寶倉為代理參謀長(中將,在第四戰區內通稱副參謀長),負責兩廣軍事政務。

據陳禹方講述,陳寶倉副參謀長在第四戰區掩護和幫助了不少地下黨員和進步青年,支持他們的工作,關懷他們的生活,保護共產黨員和抗日愛國青年的安全;在調和國共之間的矛盾等工作中發揮很大的作用。陳將軍公開擁護中國共產黨提出的“堅持抗戰、團結、進步;反對投降、分裂、倒退。”的方針政策及堅持“持久戰”的主張。

原中共第四戰區地下黨特別支部書記左洪濤解放以后曾說道:“當時如果沒有陳副參謀長的幫助及掩護,我們損失會很大啊!在許多共產黨人看來,陳將軍稱得上是他們的親密戰友。” 

陳禹方講道:“在武漢,我們家曾有周恩來送的書,還有前蘇聯的,我親眼看見過一套《中蘇文摘》,但是全家從武漢撤退的時候都被燒了。可見父親接受共產黨的抗日主張是有思想基礎的。”

陳寶倉將軍在兩廣多次參加戰斗,如粵北戰役、昆侖關戰役中有靈山戰役、靖西的岳圩戰役等,戰功卓著。

陳寶倉因有“瀆職”行為而被傳訊

1941年,陳寶倉任國民黨第四戰區司令長官靖西指揮所中將主任,全權負責處理中越邊境地區的軍事、行政和越南方面的問題,越共領導人胡志明等把工作重點移到中越邊境靖西,陳寶倉主任應越南民族解放同盟會的請求,幫助越盟培訓爆破技術及其他軍事項目人才,在陳寶倉主任的幫助下靖西成為越南抗日的根據地。他暗中保護越南共產黨領導人,與胡志明、黃文歡等人結下深厚友誼。

國民黨特務告發陳寶倉主任“放任越共四處活動”1945年蔣介石密令追捕越共胡志明等領導人,即“滅共擒胡”,但此時胡志明等人已安全返回越南。陳寶倉不顧個人的安危,多方掩護營救,護送胡志明等六人安全返回越南。

為此,國民黨軍委法庭以胡志明等越共領導人脫逃一事認定陳寶倉在追捕中有“瀆職”嫌疑,傳訊陳寶倉主任前往重慶受審。

1945年8月,日本無條件投降。當蔣介石為派員全國各地搶先接受日本投降感到要員不夠而著急時,陳誠(保定陸軍學校第八期,陳寶倉的學長)深知陳寶倉在軍事和外交上都是難得人才,故向蔣介石推薦陳寶倉為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軍政部膠濟區特派員,至此,陳寶倉這場法庭危機才化險為夷。

抗戰勝利,陳寶倉參加青島受降典禮

1945年10月25日,陳寶倉中將與海軍陸戰隊第六師謝勃爾少將司令在青島匯泉廣場(當時的匯泉跑馬場)主持接受日軍投降典禮。在青島接受日軍投降的典禮莊嚴肅穆備至隆重,在受降臺上,日軍代表長野榮二面容慘淡,手顫不已,解下所佩戰刀呈獻給陳將軍,恭謹退下。盟我雙方簽字后,儀式告成。陸戰隊即高奏中、美兩國國歌及陸戰隊贊曲,響徹云霄,萬眾歡騰,掌聲雷動,至為感人。

null

陳寶倉因“資共”被國民黨追責

《潛伏》中,余則成在家里宣誓入黨場景讓人動容。也許大部分人會問:陳寶倉正式加入共產黨了嗎?對于這個問題,陳禹方坦言自己不知道。曾經某位廣東干休所退休老干部告說,陳寶倉是1935年入黨的,不過此說法未經證實。2014年民政部頒發給陳寶倉家屬的烈士證明書上寫:入黨時間不詳。她只知道,父親的所作所為,是一名共產黨人該做的工作。

陳寶倉將軍在青島、濟南接收完畢后即調往國防部聯合勤務總司令部第四兵站擔任中將總監,駐地濟南,負責國共內戰時期國民黨軍的軍事供應。

陳禹方曾親耳聽到父親對母親說:“今天又給那邊送了一批禮!”第四兵站的交通處長曾對陳禹方說:“好不容易弄到三萬斤地瓜干,剛一運出城就丟失了。” 國民黨欲派人查,但一進村就有地雷,這么多物資只能拱手讓給共產黨。

毛澤東主席曾說過蔣介石是我軍的運輸大隊長,把很多物資送給了解放軍,陳禹方笑稱:“我父親就是運輸中隊長或小隊長之一!”

當時任山東省省長王耀武向蔣介石密告:陳寶倉總監有意將國民黨的軍用物質、糧餉等遺失給解放軍,有“資共”之嫌疑,陳寶倉因而被免職,賦閑數年。

“這幾年他也沒閑著。”陳禹方繼續講道:“到了1948年,組織上正式派了一個叫吳仲禧的人跟父親和吳石聯絡。”吳仲禧也是一名地下黨員,跟陳寶倉并不陌生。早前二人都是第四戰區的,陳寶倉是副參謀長,吳仲禧是軍法執行監監長,后來又共同秘密磋商去臺灣潛伏的工作計劃。

解放戰爭勝利后,國民黨高官有的去了美國,有的北上到北平,有人勸陳寶倉:“你如果想要北上回北京,我可以給你介紹人。”陳寶倉拒絕了,他考慮到自己的舊部和朋友在臺灣,自己對國民黨軍內部工作方式等較為熟悉,留下來便于開展工作——用陳寶倉原話來說就是:“做聯絡工作,迎接解放。”

1948年底,陳寶倉“資共”嫌案撤消,調回國防部任中將高參。

1949年春,陳寶倉受中共華南局、中共中央香港分局和民革中央的派遣,為實現祖國統一,前往臺灣做臥底,配合“大舅”(吳石)開展情報工作。

null

陳禹方表示,父親具體聯絡什么,家人并不知道。但父親最終被捕,是因為與吳石的關系。1950年1月中共地下黨的負責人蔡孝乾被國民黨逮捕入獄后叛變投敵,致使吳石等1000多中共地下黨員被捕入獄,損失慘重。

吳石被捕后,在吳石的家中搜查出一份手寫的軍事情報,經查筆跡確認是陳寶倉寫的,陳寶倉隨即被捕。

null

生活中的陳寶倉是一位“暖男”

在陳禹方的印象中,父親非常沉穩,從不發脾氣,從不外露情緒。抗日戰爭時期,父親在最危險的地方都從容自若。“他兩次被降職(因派系歧視),一次被免職,沒有一點兒不高興。”當大白新聞問道陳寶倉對權力、地位的看法時,陳禹方講述了一本關于張發奎口述自傳中的一句話:陳不在乎降職。

“如此談薄名利,是偶然的嗎?是他有任務,是黨和國家民族的利益至上。”陳禹方如是說。

陳寶倉是一位革命家,也是孩子們的父親、妻子的丈夫、別人心中的朋友……

工作中的陳寶倉做事嚴謹,生活中卻完全是另一性格,用現在很流行的話來說,是位“暖男”。陳禹方回憶道:“父親跟孩子們,甚至跟我母親平時接觸都很少的。為什么?打仗啊!一天到晚忙得不得了。當時我們在武昌,1938年春,父親在宣城受重傷,全身200多處傷口,眼睛里還有彈片未取出來,父親因此瞎了一只眼。飛機天天來武漢轟炸,中央軍校只好派車把我們一家人接到湖南沅陵,這個小城市相對安全一點,便于我父親養傷。”

陳寶倉在家里修養了兩三個月。脫了軍裝的陳寶倉儼然是孩子們心中的好爸爸,講笑話、猜謎語、帶孩子出去玩……一家人得以短暫的團聚。至今陳禹方提起這段難得的時光都樂呵呵:“(我父親)非常風趣,他很會講笑話,尤其在吃飯的時候,他一講笑話我們都吃不了飯。”在陳禹方的印象中,父親向來脾氣很好,一輩子沒和母親紅過臉。在工作中遇到任何緊急情況,從沒有發過脾氣;沒有見過他用污穢的語言罵人,總是以理服人。陳寶倉經常和孩子們講述他14歲父母雙亡,家道中落,盡管家境貧困,他卻勤奮好學,學習成績總是名列前茅。他用親身經歷鼓勵兒女們學業有成,不慕虛華。

失去的父愛不僅是建立在家庭之上的

1950年3月,陳寶倉被捕。在香港,有朋友人建議花錢把陳寶倉保出來。陳禹方的母親意識到丈夫的任務,明白此案兇險,丈夫是政治犯,花錢是沒有用的。1950年6月10日吳石等四人被處決,6月12號,他們在《青島日報》看到這一噩耗。全家感到悲痛,但很快都轉為鎮靜,她說:“父親被捕到被害的這段時間,我們是有心理準備的,甚至做好了最壞的打算。”事實上,一家人感受最多的反而是遺憾。

“本來我們到臺灣是迎接解放的,風聲緊了以后,父親就把我們送到香港。我們在香港得到消息的時候,美國第七艦隊已進入臺灣,當時解放臺灣是不可能了。很多人認為父愛很重要,但我覺得這與對祖國統一的渴望是不矛盾的。在最后關頭,父親為革命獻了自己的生命,他沒有投降,堅貞不屈,我們家人為他自豪。”陳禹方補充道:“我們的父愛不僅僅建立在家庭之上,而主要考慮的是他的任務。最后他沒有完成任務,我們感到難受、遺憾。”

國民黨對陳寶倉用酷刑,還稱他“非常狡獪”

相信很多電視觀眾曾經為被捕后地下黨員所受的酷刑揪心,陳寶倉離開之前無疑是受了很多苦的。國民黨對其施用了什么酷刑無從考證,但陳禹方說,港臺《傳記文學》期刊上曾發表過《吳石案件始末》,其中講道,陳寶倉被審訊的時候,一會說“我忘了”,一會說“想不起來”,非常“狡獪”、“鎮定”,是最難審的一個人,結果遭到對方“大打出手”。陳禹方女兒李敏補充道:“以前我見過一個跟他一起服刑的人,當時這個人比較小,陳寶倉每天放風的時候都會從他牢房前面路過,但是走得非常慢,就是因為陳寶倉渾身都是傷。”

陳寶倉在獄中,自始至終一字未吐,沒有招出一人一事,他受過酷刑,但堅貞不屈。陳寶倉面對即將到來的死亡,沒有一絲的慌亂,依然從容談定,他心靜如水,站如泰山般的沉穩,體現了一個共產黨員視死如歸的坦蕩胸襟。

陳禹方說:“其實當時,我父親的罪名還不太成立,國民黨抓住他是只揪住一條罪狀,就是他把臺灣周邊的海陸空軍事部署整理成表格,交給了吳石。吳石交給聶曦,聶曦又送給香港的劉棟平,最后由劉棟平傳到北京。”陳寶倉受審時表示,他與吳石之間交換軍事情報是正常的工作關系,他不知道吳石有何用。拒不認罪,故受酷刑。“

父親陳寶倉因解放臺灣獻出生命,相信陳禹方比任何人都更希望看到兩岸統一。她認為,喚醒臺灣人民的覺悟是最重要的,大陸也通過各種方式作了很多努力。陳禹方談到:“日本投降的時候,留下60萬日本兵,都轉成了臺灣籍。這些人被稱為皇族親民,蔡英文就是皇族親民的后裔,據說有好幾百萬。所以統一問題不僅是我們中國人自己的問題,還有很多其他因素。”

陳禹方:現在的歷史教育很成問題

null

陳禹方(攝影/王學民)

7月,三名男子在網上對抗洪搶險犧牲的寧夏銀川輔警王永良發表侮辱言論,銀川市公安局立即展開調查,三人陸續歸案;6月,抖音在搜狗搜索引擎投放的廣告中涉嫌侮辱烈士邱少云,被北京市網信辦、市工商局依法聯合約談查處;5月,網民蔣某在新浪微博發布侮辱英烈黃繼光的言論,被當地警方拘留;同月,自媒體“暴走漫畫”在“今日頭條”等平臺發布了一段58秒長的視頻,視頻中將為炸毀敵人碉堡英勇犧牲的董存瑞烈士戲虐為“八分堡”(一種漢堡),還將葉挺烈士在獄中的作品《囚歌》篡改,加入低俗下流的語言……

作為一名烈士后代,陳禹方也關注到了相關新聞,并表示自己很傷心,她說:“出現這種現象,說明教育很成問題。我們小時候沒發生過,她們(指女兒李敏)小時候也沒有。現在連邱少云都做成被火燒的笑話了,加強宣傳很有必要。有一位年輕的軍官帶著小男孩去看了雷鋒的事跡,竟然教育他這是傻瓜行為,怎么能這樣呢!如果一個國家的歷史開始被否定,這個國家是很危險的。有的小孩竟然說,長大以后要當貪官,因為他們只知道貪官很有錢。”因此,陳禹方呼吁,要加大宣傳英烈的力度,宣傳正能量,同時當代英雄也值得宣傳,比如救火的、救災的等等,這類人物的事跡遠遠比明星八卦重要的多。

陳禹方對北京霧霾的看法

最后,終于說到陳禹方自己的故事。她畢業于北京大學化學系,并留校當過老師。文革后,陳禹方從事過工業廢水處理的研究,退休前的十幾年間,她從事北京市的大氣污染的監測與科研工作。

近年來,北京霧霾受到全國乃至全世界的關注。作為一名曾是大氣污染監測的科技人員,被問及對這種現象的看法時,陳禹方連連擺手:“這個問題我現在無法回答。如果想解決霧霾問題,必須使用清潔能源,但我不知道這種新能源我們國家目前能提供多少,前景如何。空氣污染對人的危害和人民的切身利益之間存在一個結合點,這個結合點要根據當時社會的財力、技術、管理各方面來決定。”

部分圖片由陳禹方提供

本文鏈接:http://www.enxktw.tw/html/history/info_28429.html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和本文鏈接

責任編輯:北平

看完這篇文章心情如何

頭條

66年前的今天我們在上甘嶺勝利了

66年前的今天我們在上甘嶺勝利了
上甘嶺這個只有十余戶人家的小村莊,經過一場戰役的洗禮,成為近現代戰爭史上一座豐碑!上甘嶺戰役[詳細]

文章排行

評論排行

120注组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