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許美國人愛國,卻反對中國的愛國主義,雙重標準要不得

來源:觀察者網 作者:張維為 時間:2019-06-14
0 字號: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中國人有寶貴的家國情懷,在漢字中“國家”的寫法跟其他語言是不一樣的,一個字是“家”,一個字是“國”,這是一個基本的定義。這個概念本身就表達了中國人對國家的獨特感悟。

近日,東方衛視政論節目《這就是中國》每周一晚21:30持續熱播。每期節目中,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院長張維為教授結合自身經歷,從國內外熱點、難點問題切入,比較中西文化,建構中國話語。

在6月10日的第二十一期節目中,張維為教授解釋中國人的愛國主義,比較西方民族主義與中國愛國主義的概念區別。

觀察者網整理節目演講與對答部分,以饗讀者。】

張維為:

最近我們國內不少地方都有閃唱的活動,唱得最多的是耳熟能詳的歌曲《我和我的祖國》,無論是歌詞還是旋律,可以說是美得令人心醉,唱出了絕大多數普普通通中國人的真實情感。

這使我想起另外一首優美的愛國歌曲《我的祖國》,這首歌曲也曾經引起一起輿論“事件”。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應該是2016年底,當時觀察者網刊發了一個很有意思的報道:臺灣作家龍應臺女士在香港大學做了一個演講,她演講的主題是“一首歌,一個時代。”她要在場的聽眾回憶一下自己年輕時候聽過的啟蒙歌曲。

我記得當時在場的香港浸會大學副校長,他不緊不慢地說,我的啟蒙歌曲好像是《我的祖國》,也就是我們大家都非常熟悉的“一條大河波浪寬,風吹稻花香兩岸”。沒想到當時整個會場就開始唱起來了,而且歌聲越唱越響。我們知道,龍應臺女士本人是不認同人民共和國的,也是不認同紅歌的。第二天她發表了一篇文章,說“有時候大河就是大河,稻花就是稻花罷了”,也就是說這無非是一個簡單的、美麗的旋律而已。

現場聽眾齊唱《我的祖國》  圖片來源:觀察者網

但比較尷尬的是什么呢?她做講座的時候,提到她自己的人生啟蒙歌包括《綠島小夜曲》,這也是一首曲調優美的情歌。大家可能知道,綠島是當時臺灣國民黨政府關押政治犯的地方,但龍應臺說這首歌曲不只是一首簡單的情歌,而且也是一種對威權政治的抗議。所以她的文章引來了一些議論,就是說她采用了雙重標準。

換言之,我們在談這類問題的時候,不能采用雙重標準。

《我的祖國》這首歌曲是多數國人都耳熟能詳的歌曲,它是電影《上甘嶺》的插曲,源于戰火紛飛的抗美援朝。“一條大河波浪寬,風吹稻花香兩岸,朋友來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來了,迎接它的有獵槍,這是強大的祖國,是我生長的地方”,我覺得這首歌幾乎完美地詮釋了中國人的“家國情懷”。

這首歌里的家就是我們無數個普普通通的家庭,這首歌里的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朝鮮戰爭永遠結束了西方大國可以任意欺負中國的歷史,也就是中國人民志愿軍總司令彭德懷元帥所說的,西方侵略者幾百年來,只要在東方一個海岸上架起幾尊大炮,就可以霸占一個國家的時代,一去不復返了。

電影《上甘嶺》截圖  圖片來源:網絡

中國是一個文明型的國家,文明型國家的“愛國主義”有自己的特點。比方說,中國人有寶貴的家國情懷,在漢字中“國家”的寫法跟其他語言是不一樣的,一個字是“家”,一個字是“國”,這是一個基本的定義。中國人對國家的理解是千千萬萬個無數的“小家”和國家這個“大家”的關系。這個概念本身就表達了中國人對國家的獨特感悟。

與西方社會不一樣,中國社會是以家庭為中心的文化,衍生出一整套的思維和生活方式。從“舍己為家”到“保家衛國”,到“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都展現了中國人特有的“家國同構”文化傳統。這種把家和國聯系在一起的傳統,西方比較少見。

從個人來講也是一樣,中國人可以為自己家庭做出很多犧牲,一般西方人難以理解。我并不是在判斷這是好還是壞,這只是客觀的描述。我曾經看到一個美國記者在中國做采訪,寫了一份很長的報道,其中有一個細節,一個小小的故事。他到深圳采訪一位女工,那位女工跟他講,她找到第一份工作以后連著幾個月,把每個月工資的一半都寄給父母。這在中國文化中是很容易理解的,因為我們永遠感激父母的養育之恩。但這位記者覺得有點不可思議,怎么自己的工資不完全是自己的,一半是屬于家人的,他覺得這非常費解,這個概念對他而言很新奇。

實際上,心存對父母的感激是中國文化中很重要的一個部分。父母并不一定要你的錢,甚至還會通過很多方式來幫助你。但這種兒女情長的倫理是多數中國人的一種文化傳承。

由此延伸到個人、家庭與國家的關系。《我的祖國》唱的就是一種“家國同構”。歌詞里邊的“一條大河波浪寬,風吹稻花香兩岸”,我記得這首歌曲的作者,特別令人尊敬的喬羽先生曾接受過記者的采訪。記者問他,你為什么不說長江、不說黃河呢?喬羽先生說一條大河更好,因為長江只有長江一帶的人比較熟悉,黃河只有黃河邊上的人比較熟悉,而一條大河幾乎所有的中國人心中都有自己故鄉的河。所以,“一條大河波浪寬,我家就在岸上住,聽慣了艄公的號子,看慣了船上的白帆,這是美麗的祖國,這是我生長的地方,在這片遼闊的土地上,到處有明媚的陽光。”他就這樣把家和國聯系在一起了。

中國人的這種家國情懷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成因。從中國近代史來看,中國人有超強的“國破家亡”的集體記憶,這是一種非常悲壯的記憶。鴉片戰爭后的一個世紀里,中國經歷了這么多的西方列強入侵,這么多的戰爭創傷,這么多的戰爭賠款。我們的首都在第二次鴉片戰爭中被占領過,八國聯軍入侵的時候被占領過,日本侵華戰爭的時候被占領過,還發生過慘絕人寰的南京大屠殺。

這些慘痛的經歷給中國人帶來“國破家亡”的集體記憶。國家完了,中國人的家也完了。像美國這樣的國家,自獨立戰爭建國以后,它的本土幾乎沒有遭受過外敵入侵,二次大戰時期被日本人偷襲的夏威夷遠離美國大陸。對美國人來說,可能2001年發生的9·11襲擊,是美國大陸遭受到的第一次直接襲擊。

抗戰時期,還有一首很有名的愛國歌曲叫《松花江上》。詞曲的作者張寒暉,他當時在西安,看到日本軍隊占領東北后,幾十萬東北普通百姓流亡到了西安。他有感而發,做了這么一首悲歌:“我的家在東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森林煤礦,還有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我的家在東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我的同胞還有我那衰老的爹娘。”

我想這背后也是“國破家亡”的慘痛經歷。這就使我們更好地理解“家國同構”,這樣一種中國人深層的心理結構。

西方勢力老是抹黑中國人的愛國主義。其實西方那種狹隘的民族主義和狹隘的愛國主義,歷史上才一直是戰爭的禍水。


格林菲爾德在其名著中指出民族主義是西方現代世界的政治基石  圖片來源:網絡

西方民族國家誕生的歷史,就是一部血腥的戰爭史。無論是歐洲移民在美洲對印第安人的殺戮,還是拿破侖發動的所謂“偉大的法蘭西民族”征服整個歐洲的戰爭,還有后來導致數千萬人傷亡的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希特勒的“種族主義”和“法西斯主義”,背后都是這種極端的、狹隘的民族主義。

今天這個世界應該說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但是我們還是要十分警惕西方這種狹隘的民族主義可能帶來的負面影響乃至災難。大家可能還記得,2016年當選的美國總統特朗普發表的就職演說,他在演說中左一個愛國主義,右一個愛國主義,甚至呼吁美國人只買美國貨,呼吁美國公司只雇傭美國人。在場的美國聽眾在下面不停地高呼”USA!USA!”今天世界上多數人都認為這是一種狹隘的愛國主義,狹隘的民族主義。

2018年10月22日,特朗普在中期選舉集會中公開宣稱自己是民族主義者(Nationalist)  圖片來源:觀察者網

在西方生活過的人都知道,“民族主義”、“愛國主義”在西方文化中是根深蒂固的。美國一到國慶節,家家戶戶都掛國旗,到處都開展國慶派對。但是美國等西方國家習慣采用雙重標準,他們不能接受中國人的愛國主義,認為你這是要搞擴張和侵略,實際上這是顛倒黑白的。

在我們國內也是一樣,國內一些親西方人士甚至發明了“愛國賊”這個概念。實際上創造“愛國賊”概念的這些人,從來不反對美國人的愛國主義,卻熱衷于反對中國人的愛國主義。他們把任何國家都可能出現的一些極端行為、一些個案,夸張成對整個中國人愛國主義的污蔑。愛國賊罵的不是賊,罵的是愛國。當然,他們這樣做是不明智的,也是愚蠢的。

中國人的愛國主義傳統總體上是一個文明型國家的傳統,不只是愛一個國家,也是愛一個偉大的文明,一個沒有中斷的、數千年延續至今的古老文明。它的內涵比西方意義上愛國主義要豐富得多,也要深刻得多。在中國,“公知”這個詞本身從一個比較中性的概念,變成今天基本上帶有貶義的概念,也說明這些罵中國人愛國主義的人,真是屬于跪久了站不起來,已經引起了絕大多數中國人的反感。

中國人基于家國情懷的愛國主義,對于西方這種狹隘的民族主義為基礎的愛國主義是一種超越。我自己寫過《中國三部曲》,其中有一本書是《中國超越:一個文明型國家的光榮與夢想》。我在書中寫過這么一段話,在這里我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我說中國人的愛國主義是長江、黃河、珠穆朗瑪峰;是詩經、楚辭、先秦散文;是唐詩、宋詞、元曲、明清小說;是屈原、岳飛、文天祥、毛澤東;是普通話、四川話、廣東粵語、上海方言;是萬里長城、北京故宮、桂林山水、陜西兵馬俑;是川菜、粵菜、魯菜、淮揚菜;是西湖龍井、黃山毛峰、武夷巖茶、洞庭碧螺春;是《梅花三弄》、《高山流水》、《二泉映月》、《春江花月夜》;是四合院、廣東騎樓、徽派大院、江南民居;是昆劇、京劇、粵劇、黃梅戲;是南昌起義、平型關大捷、臺兒莊血戰、抗美援朝;是兩彈一星、北斗導航、神舟號飛船、高鐵八縱八橫;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四海之內皆兄弟,是胸懷祖國,放眼世界等等等等。

這是一種包容性極大的,既有個人志趣、又有人類情懷的愛國主義。

現在我們講的人類命運共同體背后,也是我們文明型國家偉大的歷史傳承,特別是對人類大同理想的一種憧憬。我覺得這些都是中國愛國主義特別出彩的地方。

毫無疑問,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精神力量之一就是愛國主義。中國近代以來的任何一種政治主張,任何一種社會思潮,只有與愛國主義結合起來,才能為廣大人民所接受,才能轉化為改造社會的巨大動力。沒有愛國主義,中華民族不可能在1949年完成建國大業;沒有愛國主義,中國的改革開放不可能取得今天這樣的成就;沒有愛國主義,中國不可能實現對西方和西方模式的超越。這個愛國主義的邏輯將在中國崛起的未來歲月中不斷地得到體現。

這使我想起1935年紅軍長征抵達陜北后,毛澤東主席在陜北召開了瓦窯堡會議。當時毛澤東主席說了這么一番話,我們這個年齡的人都能背出來,就是“中華民族有同自己的敵人血戰到底的氣概,有在自力更生基礎上光復舊物的決心,有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后來我看到國民黨傅作義將軍的回憶,1936年他也在陜西,是國民黨的抗戰將領。他說:“毛先生講這個話的時候,他手下當時連8000人都不到,但他敢說這樣的話。”毛主席的自信源于他堅信人民的偉力,堅信中國人民一旦動員起來,就一定可以創造人間奇跡。果然,毛主席講完這番話不到14年,日本投降,國民黨敗退臺灣。1949年10月1日,毛主席登上天安門城樓,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了。

開國大典  圖片來源:IC photo

建國后,我們通過70年矢志不渝的艱苦奮斗,實現了中華民族的偉大崛起。回望中國崛起的歷程,我們的歷任最高領導人,毛主席也好,鄧小平也好,習近平也好,都一直認為中國應該對人類作出更大的貢獻。所以這是一種把愛國主義精神和國際主義精神結合在一起的,中國人特有的“天下觀”。中國人從來就有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的傳承;有“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的古訓。隨著“中國夢”的不斷實現,中國人要為這個世界作出更大的貢獻,為人類作出更大的貢獻。

我們歷史上有“王道”與“霸道”之辯,“王道”的核心是“仁政”,“霸道”的核心是“強權政治”。西方世界,特別是美國,迄今為止的邏輯幾乎都是霸道邏輯。在國際關系實踐中,西方喜歡雙重標準,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一切為了自己的利益,對其他國家往往不擇手段。它可以政治上打壓,軍事上威脅,經濟上制裁,文化上滲透,無所不用其極,最后還保留直接用軍事干預的權利。

中國歷來主張“王道”,但我們從和西方打交道的過程中也學會了一個道理,王道必須以實力為基礎,沒有實力,王道就是烏托邦,甚至成為任人宰割的羔羊。中國正在成為世界最大的經濟體之一,具有強大的國防力量,實行社會主義制度,并在這個基礎上協和萬邦,實行“王道”,推動“共商共建共享”,推進“一帶一路”,在國際事務中更加有所作為,更多地主持正義和公道。我想中國確實有可能是在國際舞臺上實行“王道”的國家。從人類歷史的大勢來看,實行霸道的人或者國家可以氣勢洶洶于一時,但終將因為“霸道”而走向衰落,而實行王道者終將得道多助,贏得更為廣闊的世界。

我看到一個報道,不久前,美國總統特朗普與美國前總統,94歲高齡的卡特通了一個很有意思的電話。卡特本人把電話內容透露了出來,他說特朗普總統在這個通話中表示,他對中國正超越美國感到不安。作為在任期內與中國正式建交的美國總統,卡特先生對中美關系一直比較關注。今年1月他給特朗普寫信,建議特朗普召集幾位受人尊敬的中國問題專家組成一個小組,在幕后協助他來改善美中關系。

美國前總統吉米·卡特  圖片來源:IC photo

卡特表示,他認同特朗普講的“中國正在超越我們”這個說法,但他對特朗普這樣說,他問你知道原因嗎?卡特說在1979年對華外交關系實現正常化的時候,你知道從那以后中國發動了幾次戰爭嗎?零。而美國一直在打仗,卡特說美國在過去242年建國后的歷史中,僅有16年沒有打仗,美國應該是“世界上最好戰的國家”,因為美國總是想迫使其他國家采用美國原則。

卡特還說美國浪費了3萬億美元在軍費開支上,而中國沒有浪費一分錢在戰爭上,這就是中國在各個方面正走在美國前面的原因。如果美國拿出這3萬億美元用于美國的基礎設施建設,美國將擁有高速鐵路,不垮塌的橋梁,良好維護的道路,還能剩下2萬億美元。所以卡特講,相比之下,因為沒有戰爭,中國得以投資基礎設施和教育體系。中國已經擁有了世界最長里程的高鐵,他自己問“我們擁有多長的高鐵?大家都知道是零。”

實際上,我也直接接觸過兩次卡特前總統,應該說他是美國歷任總統中,對中國和中國文化比較了解的人。他講的中美兩國發展狀況的對比,某種意義上不就是“王道”和“霸道”所產生的不同結果嗎?不就是我們古人講的“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產生的必然結果嗎?

總之,我覺得中國人的愛國主義和天下觀,包括了許多中華文明的智慧,中國人民從中受益良多,整個世界也將從中受益良多。

駱珺(節目嘉賓):剛才張教授也提到西方狹隘的民族主義,其實我非常感同身受。如果你去看西方媒體,它在描述中國人維護自己國家、支持自己國家的時候,用的是Nationalism這個詞,這個詞是民族主義的意思;但是如果你看美國媒體報道美國自己的事情,它一定用的是Patriotism,愛國主義。這兩個詞是有非常明顯的區別的,一個是褒義的,一個是貶義的。所以這是一個雙標的情況。

張維為:西方語境中,民族主義是個貶義詞,因為歐洲歷史上打了這么多仗,一直到一戰、二戰,他們覺得是民族主義惹的禍,民族主義這個詞就被越來越污名化,然后就變成貶義了。

愛國主義還是比較中性的詞。所以它們的宣傳中把自己國家的這種民族主義,都稱為愛國主義。而中國的愛國主義,則被稱作民族主義。西方的用詞是很容易辨別的,這個是我們在跟國外交訪中可以了解這么一點背景知識。

駱珺(節目嘉賓):西方這種狹隘的民族主義也體現在,大家如果回憶西方的殖民歷史,我們自己的歷史課上是有對它的這種罪惡殖民歷史的描述的。但是如果你去看一些西方人寫的東西,當然也不是所有的西方人,部分西方人也有一定反思,但是直到現在,比如說在飛機上翻這種雜志讀物,你能看到西方人寫的緬甸,他把緬甸的一個城市叫做colonial jewel cities,就是殖民城市中的明珠。然后他說英國殖民給緬甸留下的是colonial heritage,聯合國將世界文化遺產叫做heritage,但是殖民者也將這種罪惡的殖民歷史叫做殖民遺產,你就可想而知他對于自己這種殖民歷史的美化。

Q1:張教授你好,主持人你好。前一段時間巴黎圣母院著火事件,網上有人就認為這對于人類文明是一種缺失,但是也有人認為這是對法國人民的一種報應。有一些微博大V他們就覺得中國人的愛國主義是一種狹隘的民族主義,然后西方人的愛國主義具有人性光輝普世價值。你怎么反駁他們?

張維為:我覺得對人類文化瑰寶遭受損失,我們都應該表示一種哀悼,這種損失有時候是不可彌補的。

一些中國人把它聯想到圓明園和法國人過去做的不好的事情,我覺得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不會用這樣的方式來表達。我記得圓明園自己發了一個關于這個問題的聲明,講得還是比較到位,認為表述方式都需要更加成熟一點。

但是我不同意某些大V把這么一個案例拿出來,然后來丑化整個中國人的愛國主義,歌頌西方的所謂人性光輝。這并不實事求是。我們在什么層次上出現這些聲音,就在這個層次上處理,不要把它夸大,不要把它普遍化。

這些公知大V最大的問題,我猜想,一個是跪久了站不起來,這是肯定的,毫無疑問的。還有一點,就是他們被西方話語洗腦了。西方話語總說西方人是理性的,經過文藝復興,經過啟蒙運動,但是東方國家沒有經歷過這些。但是我在前幾次講座中已經舉過很多例子了,經歷過文藝復興、啟蒙運動的歐洲人,怎么一天到晚在打仗,對不對?一次大戰兩三千萬人陣亡,二次大戰七八千萬人傷亡,這簡直就是發瘋了,對不對?西方整個的殖民主義,種族主義,包括希特勒的法西斯主義,背后都有所謂的“理性分析”,對每個民族的所謂智商,哪些種族比較聰明,哪些種族屬于只能干苦力的,都是基于所謂“理性”來分析的,這些都是真實的歷史。

所謂“西方代表理性,東方代表非理性”,這是非常荒謬的。實際上,我們講的實事求是是真正的理性。西方如果達不到我們講的實事求是,證明他們的理性還是欠缺很多,火候還遠遠沒有到。希望他們能夠達到這個水平。

Q2:張老師好。上世紀50年代,我們國家好多的科學家都放棄國外的優越條件回國,貢獻自己的才華。現在社會上有一種現象,就是以出國拿綠卡定居在國外為榮。對社會的這種現象我們應該怎么看?在新形勢下我們應該怎樣愛國?

張維為:移民這個問題我回答過很多次,我最不擔心的就是移民問題。您可能年紀比較長,所以可能關注的還是20年前、15年前的移民潮。你知道不知道,多少人現在移民加拿大、美國之后后悔,他們回到上海發覺自己都變成窮人了,他們的財富沒有增加。

我認識很多移民,上次我去加拿大,真不好意思說他們,在國內還是什么處長,什么部門的經理,管了上百號人,到加拿大能夠找到很體面的工作就是汽車銷售,就很體面了。或者在人家公寓的地下室開一個雜貨店,自己24小時在那值班,夫妻老婆店,這個痛苦難以形容。

所以我覺得,這個時代已經完全變了,現在留學生回國比率已經超過了85%。今天如果還以移民來忽悠,那些都是移民公司各種各樣的文案,知道嗎?因為數據告訴我們,我們的移民人數非常之少,每年不超過20萬,要照比例來說更少。我查了加拿大前年吸收中國移民33000人,美國就算比它多十倍,那也就是30萬,實際上并沒有那么多。美國大概前年吸收中國移民是8萬多,加在一起一年20萬最多了,就算多一點也沒有關系。

我是特別主張移民,鼓勵移民增加十倍都沒有關系,真就這么回事情。我們現在的“一帶一路”倡議,需要大量的人走出去,到任何國家我們都鼓勵,真這么回事情。我現在的擔心是,因為國內生活條件越來越好,生活越來越精彩,很多人不愿意出去,這真是個問題。

我老說一出國就愛國,海外華人愛國情緒是非常非常強的,所以不用擔心這個問題。比方說,增加個十倍的移民,我們希望能夠增加這么多,特別是那些對國內、對我們體制反感的一些人,我們可以成建制地跟美國談一個協議,特朗普總統特別喜歡協議,喜歡做生意,我們整個都送給你,成建制、成批地送給你,我們甚至可以付單程的路費,對不對?這樣就好了,他們也太平了。

Q3:張教授,我想提問你一個問題,就是現在中國是一個發展中國家。我現在12歲,等到我長大以后,中國哪一方面會比較強盛?

張維為:我能夠很坦率地跟你交流,不要害怕,不要緊張。

因為我覺得特別在你這個年齡,千萬不要這么功利。你理解“功利”這個詞嗎?我覺得像你這個年齡,就是應該大膽地追求自己喜愛的事情,比方你喜歡美術你就學藝術,你喜歡音樂就學音樂,你喜歡建筑設計就學建筑設計,不要去過多地考慮這些東西。

隨著中國的崛起,它一定是大師輩出的一個時代,會產生中國的牛頓,產生中國的愛因斯坦,產生中國一流的工程師,一流的外交官,一流的方方面面的科學家、藝術家、音樂家……都是這樣的。所以你們這一代真的可以讓夢想放飛,放飛自己的夢想,而不要過多去考慮哪個專業會怎么樣。

你現在定位中國還是個發展中國家,我可以告訴你,很多國家,包括特朗普,他都不愿意承認中國是發展中國家,而說美國是發展中國家。中國現在的一代人,就是真的不用為以后生計考慮的一代人。我覺得沒必要還是像我們年輕時候父母說,要學個專業以后找份好的工作掙錢。你們真的是可以完全照自己的心愿去做很多事情。這是我個人的感悟,就是大膽一點。

主持人:我在這兒想補充張老師,就是他們這一代人可能是有自由選擇的機會,但這個機會也還是需要整個國家發展到一定程度,到時候可能還是有很多建設者在為國家的未來做貢獻。所以我倒是特別想問你,你特別想做的是哪個專業?哪個行業?

Q3:其實我吧,我想在我的大學里學金融。

主持人:學金融。為什么呢?

Q3:應該就是純屬愛好,沒什么摻雜其他的。

主持人:萬一張老師告訴你未來很多年之后其實金融也不是很重要,你還選擇金融嗎?

Q3:這個我得考慮考慮。

主持人:所以真的是很把張老師的建議當回事。

張維為:如果你真的愛好金融,你學金融沒有問題。我就覺得沒必要把自己框在一個非常功利的目標,一定要以后出來找工作賺大錢,我覺得這個就很可惜了。因為你夢想真的放飛之后,你可能創造世界奇跡的。

主持人:還有一位,歡迎。

Q4:我建議你長大以后去當兵。

主持人:是跟小朋友對話。

Q4:對,我建議你長大以后去當兵,因為當兵很光榮,很愛國,很有情懷。

主持人:您當過兵嗎?

Q4:我是一個退伍軍人。

主持人:您是什么軍種?

Q4:我是二炮,就是現在的火箭軍,在四川。

主持人:厲害。

Q4:當兵很光榮,這次我們海軍70周年的紀念你看了沒有?挺自豪的,對不對?這是具體的體現。以前我們回國的專家叫錢學森,他參與改建國防科技大學,也是個愛國軍人。我希望你當兵。

主持人:好,掌聲再一次送給這位軍人!謝謝!

Q5:最近網絡上出現了一些觀點,比如說買外國的車就是不愛國,看外國的電視就是不愛國。張教授您怎么看這種現象呢?

張維為:我個人覺得這個是有點狹隘的愛國主義。中國人的愛國主義是海納百川的,是非常包容的,我們是個見過世面的民族。

實際上,你看一看我們這么多的偉大發明,我不說四大發明了,就是過去成百上千種古代的發明傳到歐洲的時候,他們也都吸收了,對不對?為什么他們的好東西我們不能吸收?我們今天用的電燈、電話、互聯網等等都是西方發明的。所以中國人學習的文化我覺得非常好,三人行,必有我師。我們愿意吸納人家一切好的東西。

但我覺得中國有一點是中國文明型國家的傳承。上次我和新加坡學者馬凱碩,我們對話比較中國和印度。我說在相當長的時間內,印度人特別自豪能夠被西方接受,達到西方的標準。而中國,特別在我們的領導人當中,意思非常明確,就是我們要向西方學習它一切好的方面,但不是簡單被西方認可。

我就講一個簡單例子, 1978年鄧小平去新加坡訪問,他確實被震撼到了。他16歲的時候,去法國的路上曾經經過新加坡,那時候新加坡非常窮,比漁村好一點,但現在是高樓大廈林立,是個金融中心。

鄧小平回來就說,我們要向新加坡學習,但是也要研究在什么方面可以做得比它更好,這個眼界是不一樣的。比方移動互聯網是西方發明的,網購是西方發明的,但來到中國以后,我們的網購規模比它大一百倍一千倍,這是某種意義上的再創新、再創造。現在人家講微信就好像完全是中國的東西了,對不對?所以我覺得不要把這個東西看的那么狹隘,這個世界文明太精彩了,好的我們都要吸收。

任何國家,任何民族都會有極端狹隘主義。但不會成為中國社會的主流,更不會成為我們政治決策層的主流觀點。

本文系觀察者網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最后打個廣告~張維為老師在兩年前出版了《文明型國家》一書,“文明型國家”的概念解構了西方話語關于中國的主流敘述,為講好“中國故事”,充分認識和包容中國文明特殊的內部差異性和復雜性提供了強有力的概念工具。

本節目《這就是中國》中不少內容在該書中也有呈現。如果有興趣,可掃描二維碼購買,全國包郵,并附贈精美禮品一份~~)


本文鏈接:http://www.enxktw.tw/html/global/info_32145.html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和本文鏈接

責任編輯:北平

看完這篇文章心情如何

頭條

這一年,蓬佩奧在全球散布多少謠言!

這一年,蓬佩奧在全球散布多少謠言!
過去一年多,從歐洲到亞洲再到拉丁美洲,這位“首席外交官”留下頻繁穿梭訪問的足跡,但他“周游列[詳細]

文章排行

評論排行

120注组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