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前總理陸克文:特朗普為中國送上一手貿易戰"好牌"

來源:參考消息 時間:2019-06-12
0 貿易戰 字號: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u=3338186003,4126563707&fm=11&gp=0.jpg

當特朗普總統于5月5日在Twitter上宣布終止與中國的貿易交易時,它在北京的歷史回聲響亮而清晰。幾乎整整100年前,中國1919年的“五四運動”是對伍德羅·威爾遜(Woodrow Wilson)總統在“一戰”結束時所作所為的直接回應。威爾遜曾向作為美國盟友的中國承諾,德國在山東的殖民地主權將歸還給中國,結果卻交給了日本人。中國隨即爆發了反對美國的民族主義情緒。最終的結果之一,是過去70年來一直統治這個國家的中國共產黨的成立。

因此,在習近平因經濟放緩在國內承受壓力之際,特朗普給了習近平一張非常有效的民族主義牌。中國媒體現在充斥著關于中國經濟應變能力的描述,對民族主義的訴求,甚至喚起朝鮮戰爭的精神,根據中國的官方敘述,中國當時得以迫使條件優越得多的美軍做出了讓步。

不妨說得再清楚些,習近平最近訪問了江西,這里是1934年長征的起點,長征期間共產黨歷經重重艱險但最終取得了勝利。

我幾乎能聽見特朗普政府成員的抱怨聲了。他們究竟為何要把中國的陳年舊事納入考慮范圍?

答案取決于特朗普的首要目標是什么。若是為了在美國選民中間聽起來強硬,那他很可能已獲得制勝之道。但若是為了給中國的雙邊貿易協定談判態勢帶來實質性改變,促成中國貿易政策的改變,解決強迫性技術轉讓、竊取知識產權、行業補貼、貨幣操縱以及其他一系列非關稅壁壘問題,那我就不大確定了。

特朗普總統發推數日后,中國列出了三道“紅線”,即美國在貿易談判中所采取的中方不可接受的立場:其一,擬議的貿易協議簽署后,將在一段時間里保持關稅不變;其二,如判定中國違反協議,就可加征懲罰性關稅,而中國卻不得征收關稅進行報復;其三,北京根據擬議中的雙邊采購協議購買美國商品的條款期望值不斷增大。

這些“紅線”是新出現的。此前,中國的談判團隊從領導層那里獲得了完全靈活的授權。但現在不是了。既然這三道紅線已公之于眾,中國領導人已無法再對其作出讓步。談判文本內容大量外泄給美國新聞媒體也增加了一層敵意,使得重回現有文本,以其作為談判基礎基本沒有可能。加之近期大概是為進一步給北京施壓而針對中國電信公司華為的舉動,現在談判達成一項更符合美國利益的修訂協議的可能性非常渺茫。

相反,過去幾周來我在北京所看到的,恰恰是一個背道而馳的國家。

與此同時,經濟分析人士一直在估算貿易戰全面爆發的影響,估計會給中國國內生產總值的增長造成1.2%的損失。根據中國媒體的說法,這個數字完全可控,因為中國有能力通過財政和貨幣政策刺激措施來支撐國內需求,保持6%以上的增長水平。

即便同美國的貿易協議仍有可能,中國領導層的一些人如今開始問,何必呢?他們認為,在技術、投資、外交政策、國家安全和人權各領域,特朗普政府已明確表明,它對中國采取了更大敵意的立場,那么北京為何要在貿易協議上投入更多政治資本?或許在中國看來,現在就止損,準備迎接下一場冷戰豈不更好。

如果這是特朗普政府想要的,那么它的策略已經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如果不是,且特朗普確實想達成一項貿易協議,使雙邊貿易赤字合理減少,并給中國的經濟行為帶來實質性改變,那么美國的談判策略還需要進行一些重大調整。

當然了,中國的公開立場是談判可以繼續。即便在新的“紅線”框架內,可能仍有達成協議的空間。如果美國在保留關稅,以及隨后單方面加征關稅的權利方面做出讓步,中國可能會同意購買更多的美國商品。然而,達成協議的困難程度如今已大大增加。

歸根結底,民族主義不僅在特朗普的美國是一個因素。在習近平的中國,它現在也是一大因素,并通過中國歷史棱鏡的折射而加以強化。在過去100年與美國打交道的大部分時間里,中國一直認為自己是個弱國。如今,在北京看來,中國已不再軟弱。

陸克文(Kevin Rudd)是澳大利亞前總理,現為亞洲協會政策研究所(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負責人。

本文鏈接:http://www.enxktw.tw/html/global/info_32091.html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和本文鏈接

責任編輯:北平

看完這篇文章心情如何

頭條

人民日報:美國正在打造全球最大網絡武器庫

人民日報:美國正在打造全球最大網絡武器庫
挖掘軟件和系統漏洞、開發木馬病毒,用于網絡攻擊甚至網絡戰。美國軍隊和情報機構正通過打造堪[詳細]

文章排行

評論排行

120注组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