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詩詞中的赤橙黃綠

來源:學習時報 作者:汪建新 時間:2019-06-17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u=3788553207,3482779198&fm=26&gp=0.jpg

色彩是形式美的重要因素,把大自然裝點得五彩繽紛,煥發出無窮魅力和生動氣韻。詩詞中的色彩讓語言文字充滿形象感,使抽象的情感具體化、物態化,表達著詩人的精神意念。“人面桃花相映紅”之“紅”令人遐想,“春風又綠江南岸”之“綠”令人神往,“黑云壓城城欲摧”之“黑”令人恐怖。獨領風騷的毛澤東妙手著詩詞,神筆繪畫卷。毛澤東詩詞不僅情感真摯、思想深刻、氣勢磅礴、意境雄渾,而且顏色詞的運用和搭配也個性鮮明,瑰麗神奇,達到了詩情畫意的和諧共生,表現出強烈的感情色彩、政治色彩、時代色彩和民族色彩。

異彩紛呈

毛澤東詩詞善于用不同色彩來體現內心感受,描繪自然景觀,烘托社會實踐。無論是單一色彩的強調,不同色彩的對比,還是多種顏色的調和,都把握得恰到好處,增強了語言和形象的表現張力,深刻揭示出描寫對象的內在本質,折射出美學和哲理的絢麗光芒。

毛澤東對色彩的感覺敏銳而又準確,既符合事物自身的自然屬性,又契合人們的審美感知。“漫天皆白”“白云山頭云欲立”“浪下三吳起白煙”“九嶷山上白云飛”“雪壓冬云白絮飛”“白浪滔天”,“白”分別指水霧、云霧、雪花,都有“白”的特性。“歌未竟,東方白”,“白”指亮如白晝。而“一唱雄雞天下白”之“白”,包含濃郁的政治色彩,是對“長夜難明赤縣天”的徹底改變,寓意中國人民翻身得解放。“便有精生白骨堆”之“白”,則充滿鄙視和憎惡。“黑手高懸霸主鞭”“重慶有官皆墨吏”之“黑”與“墨”,指反動派政治手腕的兇殘和卑劣。

毛澤東使用顏色詞的方法靈活多樣。有的直白,“索句渝洲葉正黃”,用黃葉指代秋天;有的含蓄,“延安無土不黃金”,用黃金寓意風清氣正。有的詩句顏色詞不露痕跡,但無“色”勝有“色”,如“雪花飛向釣魚臺”“鬢雪飛來成廢料”,“雪花”即白色浪花,“鬢雪”即滿頭白發。“落花時節讀華章”一句,說明時間是百花飄落的季節,但色彩斑斕卻是其中應有之義。而在“漫江碧透”“贛水蒼茫閩山碧”“關山陣陣蒼”“更加郁郁蔥蔥”“暮色蒼茫看勁松”“躍上蔥蘢四百旋”“古代曾云海綠”當中,對山光水色的描繪乍一看很單純很清晰,可細一想卻又很朦朧,是言有盡而意無窮,給人以無限的想象空間。

彩虹是雨后初晴,陽光照射細小水滴而出現的一種光學現象。古詩中,描繪彩虹的詩句并不鮮見,如“兩水夾明鏡,雙橋落彩虹”(李白),“香爐初上日,瀑水噴成虹”(孟浩然),“雨霽彩虹臥,半夜水明樓”(趙善括),基本上是就事說事,略顯平淡無奇。但毛澤東“赤橙黃綠青藍紫,誰持彩練當空舞”一句,惟妙惟肖,想象奇絕,自有詩詞以來,的確是創新出“色”的千古絕唱。“赤橙黃綠青藍紫”幾乎成為彩虹的形象代言。

詩中有畫

蘇軾評點唐代王維的作品時指出:“味摩詰之詩,詩中有畫;觀摩詰之畫,畫中有詩。”“詩中有畫”“畫中有詩”,歷來是古典詩詞創作的一種藝術方法,也是衡量詩詞作品水平優劣的一個評價尺度。在《西行漫記》中,毛澤東這樣回憶讀書時上靜物寫生課的情形:“我往往想出最簡單的東西來畫,草草畫完就離開教室。記得有一次我畫了一條直線,上面加上一個半圓,表示‘半壁見海日’。又有一次,在圖畫考試時,我畫了一個橢圓形就算了事,說這是蛋。結果圖畫課得了四十分,不及格。”毛澤東不善丹青,沒有歷練出“畫中有詩”的精湛技藝,但他用色彩和意象創造的“詩中有畫”卻無與倫比,堪稱一絕。

毛澤東詩詞繼承并發揚了中國古典詩詞創作的傳統手法。毛澤東寫給陳毅談詩的一封信里,一連三處提到“形象思維”:“詩要用形象思維,不能如散文那樣直說”“宋人多數不懂詩是要用形象思維的,一反唐人規律,所以味同嚼蠟”“要做今詩,則要用形象思維的方法,反映生產斗爭與階級斗爭”。毛澤東詩詞特別注重以形象反映現實,以形式表現內容,加上頻繁使用色彩詞或色感光感很強的詞來烘托渲染,刻畫出一幅幅具體可感、光彩照人、栩栩如生的“圖畫”,詩畫一體,相得益彰。

“漫天皆白,雪里行軍情更迫”是一幅英勇紅軍不畏艱險、勇往直前的雪里行軍圖。“蒼山如海,殘陽如血”是一幅壯闊雄偉、渾厚悲壯的群山夕照圖。“紅雨隨心翻作浪,青山著意化為橋”是一幅溫馨如意、秀色可餐的江南春景圖。“紅旗卷起農奴找,黑手高懸霸主鞭”是一幅對比強烈、愛憎分明的斗爭形勢圖。“颯爽英姿五尺槍,曙光初照演兵場”是一幅朝氣蓬勃、英氣豪爽的巾幗英雄圖。“待到山花爛漫時,她在叢中笑”是一幅花團錦簇、色調明快的百花齊放圖。“斑竹一枝千滴淚,紅霞萬朵百重衣”是一幅亦真亦幻、協調悅目的湘妃傳說圖。

毛澤東詩詞寫景最集中、最全面、最精彩的段落,當是兩首《沁園春》的上闋,構思奇肆豪縱,境象開闊宏大,色彩多樣統一,筆墨精細酣暢,儼然就是壯美河山的詩畫長卷。《沁園春·長沙》上闋繪制了一幅“萬類霜天競自由”的湖湘秋景圖。遠看:“萬山紅遍,層林盡染”,堪比“霜葉紅于二月花”;近觀:“漫江碧透,百舸爭流”,可謂“秋水共長天一色”。仰視:“鷹擊長空”,萬里無云的秋空,雄鷹展翅高飛;俯瞰:“魚翔淺底”,波光粼粼的水下,魚兒悠閑游動。《沁園春·雪》上闋,詩人極目騁懷,氣勢非凡地勾畫出一幅“千里冰封,萬里雪飄”的北國風景圖。“長城內外,惟余莽莽”,舒展寥廓之境;“大河上下,頓失滔滔”,呈現靜穆之美。“山舞銀蛇,原馳蠟象”,化靜為動,活靈活現。“紅裝素裹,分外妖嬈”,紅白相諧,妖而不媚,艷而不俗,嬈而有致。

情有獨鐘

“濃綠萬枝紅一點,動人春色不須多。”就審美體驗而言,紅色意味著熱烈、興奮、溫暖、光明。紅色是毛澤東氣質和性格的底色,熔鑄了他的欣賞偏好和審美理想,構成毛澤東詩詞中所有色彩的主旋律,表達出鮮明的思想內涵和情感韻致。面對“赤橙黃綠青藍紫”的彩虹,他的直覺首先捕捉到是“赤”色。“殘陽如血”“紅妝”“紅雨”“紅霞”“朝暉”“曙光”等用語一再出現。

毛澤東構思色彩絢麗的畫面時,往往以紅色為主色調。他要么以多種色彩為陪襯,突出表現紅色;要么以紅色為背景,使景與物籠罩在紅色之中。“看萬山紅遍,層林盡染”“萬木霜天紅爛漫”“寥廓江天萬里霜”,充滿著江河奔瀉的無限激情,蘊藏著扭轉乾坤的巨大力量,彰顯著樂觀豁達的博大胸襟,給人以奮發向上、奔放豪壯之感。

毛澤東是詩人政治家,是政治家詩人,對紅色情有獨鐘,充分體現出他的政治家本色。就政治寓意而言,紅色象征著革命,預示著勝利。“紅軍不怕遠征難”,革命軍隊的顏色是紅色的。“贛水那邊紅一角”,根據地的顏色是紅色的。李大釗在《布爾什維克主義的勝利》中預言:“人道的警鐘響了!自由的曙光出現了!試看將來的環球,必是赤旗的世界。”正因為如此,毛澤東詩詞多處展現“紅旗”,如“紅旗躍過汀江”“風展紅旗如畫”“風卷紅旗過大關”“不周山下紅旗亂”“紅旗漫卷西風”“紅旗卷起農奴戟”“壁上紅旗飄落照”,“紅旗”是出現頻率最多的意象之一。旗幟就是方向,旗幟就是形象。紅旗高揚了毛澤東的革命意志,紅旗宣示了毛澤東的革命理想。

值得一提的是,在“不愛紅裝愛武裝”一句中,“紅裝”指華麗的服飾,毛澤東希望“中華兒女多奇志”,寄語女青年不要學林黛玉,要學花木蘭、穆桂英。毛澤東表達對紅色的貶抑,這是一個特例。

本文鏈接:http://www.enxktw.tw/html/culture/info_32169.html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和本文鏈接

責任編輯:北平

看完這篇文章心情如何

頭條

中紀委:余則成沒有犧牲!

中紀委:余則成沒有犧牲!
習近平總書記說:“我們黨是馬克思主義執政黨,但同時是馬克思主義革命黨,要保持過去革命戰爭時期[詳細]

文章排行

評論排行

120注组六